当前位置: 红网 > 读书频道 > 正文

美文|岳麓山情思

2018-04-18 09:30:21 来源:长沙晚报 作者:刘年兵 编辑:王进文

  在长沙工作和生活,已近20年。而与岳麓山相识,则是在更早的时间。

  那时,我还是个不满20岁的小伙子,刚从卫校毕业,分配到距离长沙百公里之外的一个小镇工作。记得那是一个五四青年节,单位团支部组织团员青年到岳麓山参观。当时的具体情形已如一张泛黄的老照片模糊不清,当年的同事也早已各奔东西,但初识岳麓山的兴奋,至今回忆起来,还会在心头萦绕。

  几年后,我来到长沙工作和生活,而且就住在离岳麓山不远的地方,站在自家阳台上,就可以清晰看到岳麓山顶高高耸立的电视发射塔。岳麓山,自然成了我游览次数最多的地方,也给我留下了一次次难忘的记忆。

  刚来长沙的那个秋天,我独自登上了岳麓山。登临山顶,回首刚刚走过的山路,心中默念起“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凝视山下湘江北去的秋水,不禁吟诵起“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远眺岳麓山四周的道路和田野,又放声朗诵起“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在岳麓山上,我与自己进行着心灵的对话,尽情释放着内心的诗意。

  12年前,也是一个秋日,那天是我儿子5岁的生日,又恰逢周末,岳麓红枫艺术节正在如火如荼地举行。于是决定去岳麓山看红枫,看红枫又叫“走红”,我祈愿儿子将来的人生能够“走红”。然而,那天沿着山路一直走上去,却始终不见想象中的“漫山红遍,层林尽染”的美丽景象。心怀遗憾地下山时,只听身旁一位长者边走边议论:“枫叶必须要经过寒冷,才能变红。而今年天气太暖和了,到这个季节了还没有开始变冷,所以今年的枫叶到现在还没有变红。”听到长者的言谈,我不禁感慨:枫叶如此,人生何尝不是如此呢?

  又一次,是在岳麓山脚下的麓山宾馆参加一个会议,意外碰到了一位在衡阳工作的卫校同学,还是睡在我下铺的兄弟。在长沙意外相逢,自然格外亲热。那天,我们一起夜游岳麓山,一路上,我们不停地叙旧,一起回忆在卫校时的美好青春。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跋涉,我们站在麓山之巅,看着山下万家灯火,心中充满温暖。

  还有两次夜登岳麓山,都是参加晚报的活动。一次是参加晚报的一个座谈,在麓山山顶的一个茶室,一边品茗,一边畅谈时事;还有一次,更是让人终生难忘。那是2008年8月8日,晚报组织几百名读者代表到岳麓山上,用大屏幕投影集体收看北京奥运会开幕式。伴随着开幕式极为壮观的击缶倒计时,我们挥舞着鲜艳的国旗,脸上写满激动与自豪,一同高声倒数“十、九、八、七……”整齐而洪亮的声音在岳麓山久久回响。那个晚上,岳麓山和我们一起见证了中华儿女共圆百年奥运梦想!时隔近十年,回忆起来,内心仍如潮水般起伏澎湃!

  青山有幸埋忠骨。岳麓山上,长眠着一个个用鲜血和生命在中国历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仁人志士。又到清明时节,又到该去祭拜他们的时候了。我知道,大家去祭拜得最多的,莫过于黄兴、蔡锷。而在离黄兴、蔡锷墓不远的地方,还有一座蒋翊武之墓。一般人对蒋翊武或许不如对黄兴、蔡锷那么熟悉,但我却以蒋翊武将军为豪,因为翊武将军是我的家乡常德澧县人。今天,澧县县城还有以他的名字命名的中学、道路、剧院,他是我们家乡的骄傲。因为岳麓山安葬了我的英雄老乡,岳麓山与我的家乡联系在了一起,让我对岳麓山又更多了一份亲近。

  岳麓山,它恰如我的一位老友,伴随我一起走过岁月的春夏秋冬,也与我一同分享人生的悲欢离合!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