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读书频道 > 正文

美文|那一陂跳跃的明黄

2018-04-20 10:56:26 来源:湖南日报 作者:石健 编辑:王进文

  春分刚过,乍暖还寒。我们相约再次去了峒河之畔的潭溪镇大陂流村,这是一处不会令人腻味、常去常新的美好所在。

  这里的春天,不知是纯然万物知春、风水澹荡的和融喜悦,还是一如从文先生笔下“一切光景静美而略带忧郁”?

  春天的峒河,河水幽碧,波光微漾,青山秀水之间,有静静停泊的木船,依山叠傍的房舍,自村寨延伸至河边的青石板路,即使隔岸相望,也能远远地看到石头上前夜春雨的湿迹。河湾处,二三株绿柳或是粉桃倾斜探出,临流照镜,刹那惊艳了山水,明亮了视界,勾去了魂魄。

  峒河有清爽婉约细腻的美,而潭溪就是峒河沿岸一颗亮洁清和的明珠。

  自从通了高速路,潭溪这个峒河边的小镇,少了喧闹,少了尘嚣,少了浮躁,多了宁静,多了孤寂,更多了令人思念的清丽。世间美景佳人处处有,唯“清”一字最难寻见。嵇康说“体清心远,邈难极兮”,意指一个人即使聪明、漂亮,若是内心少了清朗淡泊,究竟还是俗人;一处景可以秀丽,亦可壮丽,若是品格缺了纯净清远,终究还是俗景。

  人有品格,山水亦然。

  潭溪,被一脉清波涤荡,被夹岸青山渲染,人入其间,神思清远,得以忘忧。即便是桃红柳绿、蜂飞蝶舞的春天,潭溪也不会胡乱为自己点缀艳丽驳杂的色彩。那一陂明亮纯粹的明黄,是她为自己特别选定的心仪的色彩。

  潭溪的春天是明黄色的,这种色彩自带光亮,有“太阳色”的美誉。

  造化为峒河的潭溪大陂流河段造就一处陡坡,坡脚延伸出大片高低错落、泥土肥沃的河岸。勤劳的村民冬种油菜,夏插稻秧,于是有了春天这一陂明黄的油菜花。

  立于路边坡头,极目远眺,满眼迷离,遍地朦胧,仿若穿越时空隧道,来到一片迷幻魔性的原野;敛目近观,高纯度与高饱和度的明黄花瓣,经太阳的照射,折射出略微刺眼的光斑,河风吹过,光斑随花叶摇曳,明晃晃,亮闪闪,似有了金属的质地和声音。峒河映带其前,泛着碧波,柳丝浅拂,再前方是沉默着的青绿远山,这片太阳般的花海,在最恰当的季节依山傍水,放肆任性地绵延伸展,为沉静的潭溪注入鲜活、跃动和饱满。

  下到坡脚,走入花地。油菜花的苔茎肥壮高挺,花叶高过人头,竹篱疏落,挡不住春天盎然的生机越过界限,把田间的阡陌蓬勃成深深的幽径。

  光影变幻间,有馥郁花香扑鼻而来,没有荷花的清雅,没有梅花的清芬,油菜花的香气浓烈醇厚,透着乡村的质朴和隐秘的倔强,不失清美。偶有看花人毫不怜惜地踩入花丛或是摘折花枝,零落一片,狼狈不堪。油菜花纵似花,也无人惜从教坠;纵非花,也来蝶闹、惯引蜂忙……花开即有花落,花落无可奈何,正如人生注定要演出,也注定要缺席……

  叹息间,几位女子已淡扫蛾眉,轻施胭脂,在明黄的更深处欢喜地大声雀跃,明黄反射到她们的脸庞上,晕染了太阳的光芒。我被明黄的笑声与太阳般的欢呼叫醒。是啊,花儿不败只是一场梦幻,如果人心足够从容,花开花落两由之,心灵的花儿则永不凋谢。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