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读书频道 > 正文

延续红色血脉

2018-05-25 09:21:42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作者:汪根发 编辑:王进文

中国井冈山干部学院 编

党建读物出版社 出版

  连日来,手捧《红色家书》,一页页翻,一个个故事诵读。“共产主义不死”的呼喊,“叫一切不合理的制度毁灭,叫一切反革命势力死亡,为了后一代的幸福自由,我们愿意把牢底坐穿”的高唱,刺破黑夜,划破长空,撞击着我的灵魂,震撼着我的心灵。

  他们都还年轻呀!牺牲时,平均年龄只有30岁,最大的刘伯坚烈士才40岁,最小的邹子侃烈士仅有20岁。为推翻旧制度,建立新中国,解救苦难深重的中华民族,他们奉献出青春和生命。

  他们有知识。大多数人接受过高等教育,有的甚至还是名牌大学的高才生。刘谦初先齐鲁大学后北京燕大毕业,李鸣可是黄埔四期,作家殷夫《自由与爱情》的译作,在翻译界作为一个样板广为传诵。他们为了共产主义选择了杀身成仁。

  他们有理想。毛泽建在遗书中写到“革命轻易的成功,千万不要作这样的奢望。但是,人民总归要做主人,共产主义事业终究要胜利,只要革命成功了,就是万死也无恨,到那天,我们会在九泉下开欢庆会的。”这是烈士对共产主义的信仰和对革命必胜的信念。

  他们有情。邓雅声在给恩师的绝笔信中留下了:“所念不敢忘者,只高堂老母耳,兼之芳年弱妹,红闺少妇,黄口孤女,茕茕诸息,皆为雅声一身之是依……言念及此,雅声心虽木石,亦垂泪如丝矣!”。母子情、父女情、兄妹情、夫妻情,一一数来。

  他们有义。夏明翰烈士的“砍头不要紧,只要主义真,杀了夏明翰,还有后来人”的英雄情怀深深鼓舞着后继者。

  他们有爱。刘愿庵烈士“我在拘囚中与临死时,没有你的一点纪念物,这是心中很难过的一件事。但是你的心是紧紧系在我的心中的,我最后一刹那的呼吸,是念着你的名字,因为你是在这个宇宙中最爱我、最了解我的一个。”夫妻之爱跃然纸上。

  他们铮铮铁骨。尽管身陷囹圄,方志敏烈士的“只能砍下我们的头颅,决不能丝毫动摇我们的信仰”掷地有声。

  他们是国之栋梁,他们是民族精英,他们是真正的共产党人。诵读《红色家书》,是对英烈的缅怀、告慰和永久的纪念。抚今追昔,97年过去。尽管烈士离我们越来越远,但烈士为之奋斗、牺牲的理想却越来越近……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