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读书频道 > 正文

最豪文学奖,还是太寒酸

2018-06-05 08:50:43 来源:红网 作者:陶欢欢 编辑:周静

  5月31日,第二届京东文学奖颁奖典礼在京举行,著名作家王安忆的新作《红豆生南国》美国作家玛丽莲·罗宾逊的《管家》获得年度京东文学奖(国际作家作品),两人分别获得京东文学奖“最豪的大奖”100万元奖金。对于这个“大红包”怎么用,王安忆说:“我不晓得该怎么对待才好,我甚至感到有点害怕。”

  王安忆作为国内一位知名优秀作家,可谓著作等身,也曾获得“茅盾文学奖”“鲁迅文学奖”等国内外知名奖项。对于这次京东文学奖的100万奖金,王安忆却是有点“害怕”,同时觉得非常意外,非常震惊,好像是天上掉下了一个大红包。

  相比近日网上曝光的有关影视从业人员签订“阴阳合同”中的涉税问题,王安忆获得的100万奖金就显得不值一提。虽然“阴阳合同”事件扑朔迷离,但“大小合同”的事情还是捅破了“行业潜规则”。100万于一线明星片酬而言,可能微不足道,但它却让一线作家“害怕”。

  是国内明星片酬太高,还是我们对文学家过于“小气”?曾经同样被社会鄙视的“穷秀才”“戏子”的职业,如今演员身家远远甩作家几条街。虽然我们不能说哪个职业对社会贡献大,但是对于国内一线作家获得100万奖金的恐慌来说,文学家的地位似乎被我们忽视太多。

  一直以来,我们往往把文学置于神坛地位,从来不喜欢让铜臭味污染文学圣地。加上历来文学家也有清高的品质,对于真正的大家来说,可谓“谈钱伤文化,谈文化又伤钱”。如今不少自媒体大V本质上为了流量、名气、金钱等,也使盛行的网络文学与传统文学之间有较为明显的区别。

  两大阵营虽有明显分界,但是随着网络的发展,一些经典文学也尝试注入市场化活力。然而对于文学家,我们似乎仍然怀有一种与金钱格格不入的眼光去看待,或许连文学家本身也很难摆脱这种传统观念的束缚。毫无疑问,这样的传统观念也或多或少的制约着真正有能力的文学家的数量以及高质量文学的生产。

  碎片化阅读、知识付费、网络文学等等此起彼伏的今天,传统文学没必要对钱羞于启齿,王安忆在这个时代的意义也不仅仅价值100万,我们应该惭愧的是:王安忆接受100万的恐慌,这不仅是时代亏欠了王安忆,更是时代亏欠了文学的发展。

  “最豪”文学奖,跟演员的片酬比,貌似寒酸太多。文学的商业化模式,无论是新兴的网络文学还是一直被我们敬仰的传统经典文学,都应该乘着时代的东风前进。那些默默守候着我们最纯洁圣地的作家们:如莫言、王安忆、王蒙、张大春、苏童、格非等等老前辈,理应名利双收。

  我们也应该改改传统文学与钱“势不两立”的观念,只有真正优秀的人获得与他相应的“名利”认可,才能孕育出更多时代的“经典”。

  文/陶欢欢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