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读书频道 > 正文

海飞:滋养儿童心灵 打造童书大时代

2018-06-05 09:17:40 来源:人民政协报 作者:张丽 编辑:周静

  童书,是少年儿童精神食粮的重要载体,童书出版则成为连接儿童与童书不可或缺的重要桥梁。我国改革开放40年来,童书专业出版社从两家到几十家,童书出版贸易从国内走向国际……曾经门可罗雀的童书出版如今变得炙手可热。这离不开一代代童书出版人的努力与推动。

  第十届全国政协委员海飞,作为一名资深的童书出版人,曾担任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社长、中国出版协会少读工委主任、国际儿童读物联盟中国分会主席等职,几乎参与甚至主持了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童书出版的所有发展与变革工作。本期学术家园邀请他来谈谈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童书出版的变革轨迹及其未来走向的思考。

  从高速度到高质量转型

  学术家园: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童书出版经历了由冷门变为热门,并逐渐发展为出版领域最活跃板块的过程。您是其中的见证者,更是参与者。在您看来,中国童书出版经历了怎样的发展变化?

  海飞:改革开放40年,可以说,也是中国童书出版发展壮大的40年。改革开放初期,我国只有两家出版社———上海的少年儿童出版社与北京的中国少年儿童出版社,当时被称为“南有上少,北有中少”,总共只有200多名少儿编辑、200多位少儿作家,出版不到2000种少儿图书,童书严重短缺。随着改革开放以来经济的飞速发展,人民物质生活不断得到提升的同时,对精神需求逐渐增大,童书出版得到发展。特别是进入21世纪以来,中国童书出版出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速度增长的黄金时期,甚至可以说,已经突破了以“年”的概念、到了可以而且也能够以“时代”的概念来界定其发展进程的时候。

  从出版格局看,我国580多家出版社,有550多家出版童书,其中,专业少儿出版社30多家,童书出版集团4家,童书出版由专业出版演化成大众出版;从出版品种看,每年出版4万多种童书,品种世界第一;从发展速度看,连续18年平均每年以两位数的超高速度增长,成为中国出版重要的领涨力量;从国际交往看,中国既是意大利博洛尼亚童书展的重要参展国,也拥有自己的上海国际童书展,童书版贸空前活跃,引进名列世界前茅,输出逐年增加;从童书市场看,中国拥有3.67亿未成年人、相当于欧洲一半人口的巨大童书市场,年总印数8亿多册,动销品种30万种,是一个最具活力、潜力与竞争力的出版板块;从童书质量看,整体质量稳步提升,印制精美、差错率低,《草房子》《青铜葵花》《团圆》《辫子》等一批原创童书在国内外各大奖项中获奖等等。

  其中,童书出版及其与之相关的创作、阅读等,从国内走向国际,可以说经历了较为漫长的过程,但也取得了可喜的结果。比如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有一个专门推动儿童读物发展和儿童阅读读物的机构,叫做国际儿童读物联盟(简称IBBY),主要抓优秀儿童读物的生产和儿童读物在全球的阅读推广。我国就是改革开放以后才参加IBBY的,通过努力,我们与IBBY进行紧密互动,取得了一些可喜成绩,2015年国际IBBY世界大会在中国澳门成功举办,2016年中国首届儿童阅读日活动启动仪式在北京举行,都融入了国际元素,努力做到与国际接轨。

  以上数据与事实,从一定程度上彰显了中国童书出版大国的形象,而新时代正是中国童书由出版大国向出版强国发展的关键节点。

  学术家园:从出版大国转向出版强国,童书出版人需要做些什么?

  海飞:童书出版,是为了孩子、为了未来、为了祖国、为了世界的神圣事业。由此,我认为,中国童书出版的未来,在于高质量发展。21世纪初我国童书出版的繁荣发展依托的是出版规模、数量的增长,但要清醒地看到,规模和数量增长的“天花板”不能也不可能无限度地设置到天上去,这就需要童书出版从数量规模增长型发展向质量效益增长型发展转型。

  童书出版,面向的是正在成长中的广大少年儿童,是不能误人子弟的良心出版和质量出版。童书出版的质量高于一切。受利益驱动,我国童书出版在高速度繁荣发展的同时,无可避免地出现了一些乱象和弊端,如跟风出版、重复出版、多版出版、盗版出版、抢版出版、差错出版、低俗出版、压库出版等,以及争抢作家、抬高版税、虚高定价、电商大战、奖项林立等,屡见不鲜。这些不利于童书出版健康发展的现象,必须引起我们高度重视。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要“坚持思想精深,艺术精湛,制作精良”。这“三精”就是童书出版高质量发展的指导思想和奋斗目标。这需要童书出版人从“多出书”转移到“多出好书”上来,认真把握童书出版全过程中的质量节点,认真推动童书出版从内容到营销全流程的创新,在供给侧改革中,向创新要效益,向质量要效益。提倡“慢创作,精出版”的高品质童书,也是未来童书出版新的增长点。

  打造童书出版界的“国之重器”

  学术家园:中国童书出版人应如何结合当今时代需求,推动中国童书出版的高质量、高效益发展?

  海飞:当今世界是互联网、大数据时代,互联网、大数据为童书出版迈上新的发展平台,提供了崭新机遇和无限可能。因此我认为,融合创新,寻找新动能,成为中国童书出版高质量发展的重要途径。

  这就需要童书出版人突出互联网、大数据时代的“儿童服务”,实现从童书的内容产品生产到儿童成长的全方位、产业链服务的新时代转型。通过结构性改革和信息技术变革,用创新思维,培育产业新的模式、主题、制度、要素、业态、产品、消费、市场,从低质、低端、低附加值、产能过剩,向高质、高端、高附加值、绿色低碳可循环转换。比如高质量的儿童文学图书,可向舞台剧、电影、电视、玩具等转化;高质量的图画书,可向摄影图画书、网络手机小电影、亲子阅读等转化;高质量的童书出版,可向幼儿园、小学等社会教育机构的阅读推广转化;高质量的童书出版产业,可向资本运作转化。

  打造童书出版界的“国之重器”,是中国童书出版高质量发展的必由之路。在法兰克福书展和博洛尼亚国际童书展上,兰登公司、学士公司、哈伯柯林斯、企鹅公司、麦克米伦等一些著名欧美出版机构的展位门庭若市,人山人海,图书版权早早被抢购一空,他们的品牌图书行销世界各国,这些出版机构无疑就是世界出版界的“航母”。鉴于此,我们也要努力打造自己的“国之重器”与“出版航母”,把中国的大社名社、大家名家、大作名作升格为国际的大社名社、大家名家、大作名作,把中国品牌升格为国际品牌。目前,我国已有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长江少儿出版集团、21世纪少儿出版社集团、时代少儿文化发展公司4家童书出版集团,有抱团发展30多年的“华东六少”,但还不够大、不够强,国际知名度还不够高;我们已有一个国际安徒生奖得主曹文轩,也还远远不够,美国有7位,日本有5位;我们已有一批在国内非常出名的畅销书,却至今还没有在全球流行的畅销书,更没有全球知名的经典童书。由此看来,中国童书出版依然任重道远。

  当今世界是互联互通的世界,是命运共同体。国际童书展,是推动世界童书互联互通、共同发展的重要平台。在第55届意大利博洛尼亚国际童书展上,有两个关于在中国举行国际童书展的发布会引人关注。一是3月26日博洛尼亚国际童书展与上海国际童书展进行项目合作的新闻发布会,从2018年起,由中意双方联合举办上海国际童书展。二是3月26日中国图书进出口总公司举办发布会宣布,在2018年8月举办的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BIBF)上,将童书版权贸易、动画漫画、IP授权、教育、数字等板块进行整合,升级为展区面积为1.41万平方米的BIBF国际童书展。一年有两大国际童书展在中国举行,充分说明了中国童书出版的巨大潜力和吸引力。中国童书出版人需要做的,就是把握住这具备天时地利人和的大好机遇,在自己家门口努力办好国际童书展,办出特色、办出成效,办成国际一流的图书大展,办成一个为了儿童、属于儿童的盛大节日。

  期盼中国童书大时代

  学术家园:新时代有新作为。请您谈谈在新时代背景下,对中国童书出版未来发展走向的思考。

  海飞:纵观世界历史,大凡人类社会发生重大政治、经济、军事变革,总会带来文化的重大变革,童书出版也不例外。从世界童书出版看,出现过两个堪称影响全球的童书大时代。一个是英国的维多利亚时代。维多利亚时代,不仅是工业革命、科学发明的大时代,产生了铁路、汽船、现代印刷术,带来了下午茶、晚礼服宴会、蝴蝶结、蕾丝等生活习俗和审美,还给儿童文学和童书出版带来了革命性变化。现代意义上的儿童文学就诞生于此。以狄更斯“苦难题材”小说《雾都孤儿》为代表的现实主义童年叙事、以刘易斯·卡罗尔两部“爱丽丝”为代表的幻想性童年叙事、以达尔文为代表的自传式童年叙事、一大批卓越女性作家的童话叙事、新时代少年成长的校园叙事、帝国殖民与新世界冒险的少年历险叙事,带来了儿童文学和童书出版的空前繁荣,并留下了丰富的永不磨灭的文化遗产,以至于2012年伦敦奥运会开幕式上,依然弥漫着浓浓的维多利亚儿童文学味和童书味。另一个是美国的“4664”婴儿潮时代。作为“二战”的最大战胜国,美国在“二战”结束后的18年间,婴儿潮人口高达7600万,占整个美国人口的1/3,成为美国社会的中坚力量。这个时代,是美国政治、经济、军事、文化最辉煌的时代,在玩具、卡通、流行音乐、房地产、汽车、股市、航空、运动、休闲、电影、电脑、互联网等领域,都留下了改变世界、引领世界的深刻印记。在儿童文学、童书出版、儿童阅读上,也是如此。如1922年设立的纽伯瑞儿童文学奖,1938年设立的凯迪克图画书奖、分级阅读等,在婴儿潮时代都发展到了顶峰,给全世界留下了巨大的文化宝藏和精神财富。

  中国40年的改革开放,不仅给中国带来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也给世界带来了一股改天换地的强大的东方力量。中国童书出版,已经成功地实现了21世纪初连续18年的两位数超高速增长,我们完全有可能也有能力迎来一个真正属于中国的童书大时代。当然,中国的童书大时代和英国、美国依托战争称霸全球的童书大时代不同,我们依托的是改革开放,是和平崛起,是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和英美两国已经实现的英语系童书大时代不同,我们要打造的是汉语系、汉文化的童书大时代。“不忘本来,吸收外来,面向未来”,作为童书出版人,我们期盼着,也更加努力着。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