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读书频道 > 正文

原创图画书创作出版推广该注意啥

2018-11-19 12:28:49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网 作者:刘蓓蓓 编辑:洪悦

第二届图画书时代奖颁奖典礼现场。安少社 供图

  □本报记者 刘蓓蓓

  如果用一颗种子比喻原创图画书,现在它已经发芽,正在茁壮成长,向着枝繁叶茂努力。为了推动原创图画书的成长、成熟,时代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安徽少年儿童出版社与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原创图画书创作研究中心共同发起设立了图画书时代奖。在刚刚落幕的第六届上海国际童书展上,举行了第二届图画书时代奖颁奖典礼暨高峰论坛。对于图画书创作、出版、推广这三方面,作家、画家、编辑、研究者、推广者分别从不同角度阐述了他们的看法,并针对问题给出了具体建议。

  创作:文学性缺失阻碍发展

  现在的原创图画书和十几年前人们的认知相比,在各方面都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但图画书创作者、研究者,中国海洋大学教授朱自强和图画书创作者周翔都认为,目前原创图画书的文学性还有待提高。“这已经是原创绘本的一个比较普遍存在的现象,成为阻碍原创绘本发展的瓶颈。”朱自强如此认为。

  在第二届图画书时代奖评出的6部作品中,有3部作品文字是由儿童文学大家秦文君、梅子涵、张之路创作的,他们的作品在文学性上是有保证的。朱自强坦言,他所指的文学性缺失主要是指图文由一人创作的图画书。

  具体来说,文学性缺失表现在,有的作品缺乏立意,内容轻飘飘,不知道作者要表达什么;有的作品未能深入人物形象的内心世界,难以触动读者;有的现实题材的叙事性作品写成了生活的流水账,只有“事”,没有“故事”;有的作品缺乏前有车、后有辙的艺术逻辑。

  朱自强认为,要克服题材决定论。不是说写打工族孩子的生活、留守儿童这些关注少的题材的作品就是好作品,与写什么相比,为了防止成为半部好作品,必须更加重视作品写得好不好。此外,虽然我们鼓励图画书进行各种探索,但并不是只要探索的就是好的。探索失败的作品,不能当成成功的作品。

  在朱自强看来,提高图画书的文学性,就要真诚地生活,细心地感悟,严肃地思索;不能为了创作而创作,而是有感而发,犹如骨鲠在喉,不吐不快。

  作为画者,周翔认为,图画书和独立作画完全不一样,图画书画家首先就是文学家,没有文学气质根本做不了图画书。画者是用画来代替写文,图画书就是将写作转化为画的文学。

  周翔非常推崇日本绘本大家加古里子创作的《工具》一书,书中的细节是拿着工具的手的不同手势。如果只画工具,故事也是成立的,但画面是冰冷而无情感交流的;有了手势,让工具有了温度,有了感情。不同的手势,说出了使用工具的方法。“画出手势的微妙不同是画家对生活细致的观察及亲身体验,几种手势的表达画出了故事的神气。”周翔概括道。

  周翔认为,我们的原创图画书缺的就是这个“神气”。不少画家画图画书就像爬珠穆朗玛峰,80%的人都能爬到珠峰大本营,但最难的登顶只有20%的人才能做到。“中国的图画书要做成淮扬菜、鲁菜等有精准口感的菜系,培养孩子的精神味觉。”

  出版:合奏才成天籁之韵

  与第一届相比,第二届图画书时代奖增设了编辑奖。安徽少年儿童出版社社长张克文告诉记者,中国原创图画书发展是一个系统工程,在其整体推进过程中,除了创作者之外,编辑的推动作用也非常重要,有些专家甚至把编辑作用称为“编辑力”。评委们感慨,有些作品如果“编辑力”发挥得更好点,就不会遗憾落选。而从出版社的角度来看,要想成为图画书出版重镇,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要拥有一批优秀的图画书编辑。

  青岛出版社副总编辑、济南少儿分社总编辑刘蕾做原创图画书已有20多年,她说虽然做原创图画书对于编辑来说很难,却是最容易让编辑有存在感的童书类别。如果作者、画者、编辑这个铁三角扎实了,大家一起努力,就会创作出优秀的作品。

  张之路创作的《小黑与小白》获得了第二届图画书时代奖银奖,这本书的责编就是刘蕾。张之路在现场感谢了另一位文字作者和来自阿根廷的画者,但对于刘蕾,他说自己是最为感谢的。正是在刘蕾的沟通下,才让3位创作者能够达成一致,心意相通,张之路说:“这样的创作是幸福也是幸运的。”

  第二届图画书时代奖银奖作品《敲门小熊》是由梅子涵作文。梅子涵在现场动情地说起了这本书的编辑王义凡。3年前的一个夜晚,当看到梅子涵的文字时,王义凡立即决定要做成图画书,她拿着文字找到画者田宇。“那时王义凡37岁。她花了多少精力做了多少设计,有的我看见了有的我没看见。在这个过程中她得病了,但仍旧盯着这本书。书经过3年出版时,她已经病危,去年11月她离开了这个世界,只有40岁。这是一个少有的优秀编辑,这样的编辑去世对出版界是一个损失,我希望她在另一个世界好好做图画书。”梅子涵的这番讲述道出了图画书编辑和作者之间因为作品结下的深情厚谊。

  “原创图画书的作者与编辑之间形成了命运共同体。”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总编辑张楠这样形容两者的关系,她说,当编辑对图画书倾注感情与热爱,图画书就像是他们的孩子,看到它出生、成长,编辑会无比快乐。

  推广:三种策略最为有效

  在国际儿童读物联盟主席张明舟看来,中国原创图画书现在的发展条件非常好,无论经济、社会、文化、教育方方面面的发展,还是全国各地的阅读推广活动,作者、出版者、研究者、阅读推广人各方都在携手并进推动原创图画书。

  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图画书创作研究中心主任陈晖带领她的硕士、博士生,一直在进行原创图画书推广策略的各种尝试。陈晖认为,正因为原创图画书还在成长期,所以在推广上有更多的力量采用不同的策略参与。教育机构可以以教学设计进行推广,社会机构通过阅读活动进行推广,作家、画家以创作分享进行推广。她认为,目前这3种推广方式是最为有效的。

  比如获得第二届图画书时代奖金奖作品《我是花木兰》,在进行推广时,幼儿园老师通过教学活动调动孩子阅读的积极性,河北大厂幸福学校将《我是花木兰》改编成了舞台剧,作者秦文君和画者郁蓉也参与了多场阅读分享会。悠贝亲子图书馆为《敲门小熊》举行了千场故事会,北师大中国图画书创作研究中心的年轻学者们则来到课堂、图书馆进行《小黑和小白》的阅读推广。

  在陈晖看来,原创图画书推广要理念先行,定下清晰的目标;整合资源,形成联合策动;有特色定位,突出儿童主体,儿童是所有阅读活动的直接面对者。

  她还透露,北师大中国图画书创作研究中心正在为原创图画书推广研发课程,设计相应方案,并且进行效果评估。目前已经和青岛出版社等进行合作,希望让原创真正发挥阅读效能,实现可持续的阅读创作及出版发展。

  表现中国儿童生活,反映中国发展变化,传承中国优秀传统文化,表达与世界共同的先进儿童观、文学观、阅读观,在陈晖看来,这是中国原创图画书的四大阅读价值。所以,没有理由不为中国孩子创作出版属于他们的图画书。期待在路上的中国图画书,大踏步向着未来前进。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