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无证之罪》:囚禁在一场梦魇里

来源:红网综合 作者: 编辑:王嫣 2017-10-11 14:49:00
时刻新闻
—分享—

 

    基本信息

  书名:《无证之罪》

  作者:紫金陈 著

  出版社:湖南人民出版社 浦睿文化

  出版时间:2014年2月

  定价:32.00

  作者简介

  紫金陈,社会派悬疑推理小说杰出新秀。

  2012年度天涯文学“十大作者”和“十佳作品”双榜榜首。

  出版作品有《高智商犯罪》、《禁忌之地》等。其作品逻辑严密,布局精巧,情节紧凑,结局又总能出人意料地大反转,并对人性、人情予以关怀,被读者评论为可与东野圭吾作品相媲美的原创推理。接下来几年他将专注于“推理之王”系列的创作,《无证之罪》为本系列的第一部。

  内容简介

  繁华都市,命案频发。凶案现场,罪犯总是故意留下一枚指纹和一张字条“请来抓我”,除此之外,没有丝毫破绽。面对如此高调的连环杀手,专案组成立四次又解散四次,毫无头绪,只能求助于数理逻辑专家严良,这桩悬案,疑难如一道无解方程,他该如何着手解密?精心布置这一场无证之罪的真凶,为何总是故意留下线索?这是一场巨大的阴谋还是一个陷阱,亦或深藏着更不为人知的秘密?

  《无证之罪》,眼花缭乱的迷局,层出不穷的杀机,一个犯罪高手,一个侦探超人,棋逢对手,谁赢得高智商赌局?抽丝剥茧之后,真相令人不寒而栗却又百感交集。


[NextPage]

  在线试读

  陈法医用戴着手套的手,抬起尸体的下巴,指着脖子上的一条瘀青,道:“这是勒痕,结合尸体眼部、舌头外吐等特征,可以判断是被人用绳子勒死的。凶手从背后勒住死者,勒痕显示凶手左手力量更大,是个左撇子。死亡时间大概在昨晚11点到1点间,回去做解剖能更精确些。不过时间得抓紧了。”他抬头看了眼天空,九月的烈日正照得厉害,“这气温,现在就开始臭了。”

  赵铁民摸了下鼻子,今年夏天特别热,尸体死亡时间才八九个钟头,就隐隐散发出一股臭味。接着,陈法医伸手拿过一只透明物证袋,小心地取下插在尸体嘴上的那根香烟。

  赵铁民皱眉道:“又是……”“对,又是利群牌香烟,”陈法医苦笑着摇摇头,“所有情况和前四起案子几乎一样。离这里五六百米的草丛里,找到了凶器,一条绳子,依旧是学生体育课常用的跳绳,两头有木柄,木柄上有凶手留下的指纹。凶手用这种绳子从死者身后袭击,勒死对方。杀死对方后,拿出一支利群烟,插入死者口中。随后留下一张打印出来的A4纸,印着‘请来抓我’。相关物证都已经装好了。”

  赵铁民抿抿嘴,默不作声。

  通常命案发生后,都是属地的公安分局负责的。

  之所以这案子第一时间就从分局转给市局,并由赵铁民这个级别的领导亲自督办,是因为分局的警察一到现场,看到了尸体旁有张印着“请来抓我”的打印纸,又发现尸体嘴里插着根利群烟,马上想到了这是那个三年未破的连环命案的第五起,连忙报到市局,市局和省厅的领导紧急电话沟通后,决定让赵铁民负责这次的案子。

  这个连环命案非常出名,影响极其恶劣。

  早在两年多前,第一起命案发生时,由于现场留下了“请来抓我”这光明正大挑衅警察的字条,瞬时引发轩然大波,媒体一度大量报道,引起省、市两级领导的震怒,省厅领导拍桌下令必须抓到凶手。

  随后,省、市两级立刻成立联合专案组进行调查,结果半年后,由于案件侦破毫无进展,专案组只能解散。

  谁知专案组刚解散不久,又出了第二起,除了死者和犯罪地点不同外,几乎完全重复了第一起案子的情节,同样,第二次的专案组最后也解散了。

  就这样,专案组成立四次,解散四次,累计投入了几千人次的警力进行侦查,至今连凶手的基本轮廓都没有。当初领导拍桌查案也不了了之,到最后,也没领导敢拍桌了。

  而到今天的第五次命案发生,赵铁民成了专案组组长。

  这连环命案凶手的犯罪过程基本相同,都是用一根学生用的跳绳,从背后勒死死者,随后在现场附近随手丢弃了绳子,绳子的木把手上都采集到了凶手的指纹。

  几次办案中,警方对周边居民大量采集了指纹进行比对,始终未找到凶手。而案发地都处郊区,附近监控本就少,监控的排查中,尽管发现了几个“可疑人员”,但经调查均排除了犯罪可能。

  此外,最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凶手每次杀完人后,都会在死者嘴里插上一根没抽过的利群烟。

  凶手为什么每次杀完人后都朝死者嘴里塞上一根利群烟?

  这个举动有什么意义?

  是凶手想传达吸烟有害健康,还是凶手是利群公司的形象代言人?

  这个问题以往专案组讨论过无数次,始终没有结论。

  陈法医看着赵铁民的表情,知道他心里正在烦恼,前四次专案组同样声势浩大,却都未能破案,这次轮到他就一定能破吗?

  陈法医咳嗽一声,提醒道:“这次的案子和前四次还是有几点不同的。”

  “是什么?”赵铁民睁大了眼睛。

  陈法医指了指死者右手边的地面。

  赵铁民顺着指示望去,意外道:“地上有字?凶手写的?”

  陈法医摇头:“看情形应该是死者生前最后挣扎的时刻写下的,我翻开死者右手时,看到他手里握着一块小石子,随后发现地上划的字。”

  赵铁民皱着眉,凝神看了一阵,缓缓道:“木……土……也,这是什么意思?”

  陈法医道:“不是木土也,一共是三个字,这三个字写的时候重叠在一起了。我估计当时情况是凶手用绳子勒住死者,死者拼命挣扎,最后感觉逃脱不了,于是随手抓起一块石子,靠着感觉留下这最后三个字。三个字应该是‘本地人’。”

  “本地人?”赵铁民又看了一阵,连连点头,“没错,是‘本地人’三个字叠一起了。既然是死者留下的,莫非是说凶手是杭市本地人?”

  陈法医道:“我也是这么想的。从死者身上找到的身份证显示,死者名叫孙红运,是山东人,具体身份还有待调查。既然死者不是这里人,那么本地人这三个字显然是指凶手身份了。”

  赵铁民思索片刻,道:“相比前四次的线索,这次如果能确认凶手是本地人,那么排查的范围也能缩小不少。”

  杭市是省会大城市,外来人口比例很大,如果能明确凶手是本地人,那么调查范围就能小一半。

  陈法医道:“另外,我认为,这条线索暴露了凶手很可能与死者认识。”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返回阅读频道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