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浪漫沧桑》:生死悲喜之间 唯有爱能陪伴永远

来源:红网综合 作者: 编辑:王嫣 2017-10-24 10:49:20
时刻新闻
—分享—

  编者按:乱世之中每个人的人生都是一面镜子,倒映着一个时代的缩影。作为一部军旅小说,《浪漫沧桑》抛开了英雄主义,从一个女子的爱情和命运着手,展现了战乱年间的残酷和温情,以及战争年代小人物们人生中的浪漫和沧桑。

  基本信息

  书名:《浪漫沧桑》

  作者:陶纯 著

  出版社:湖南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7年9月

  定价:48.00

  作者简介

  陶纯,1964年生,本名姚泽春,山东聊城人。1988年开始文学创作,发表中短篇小说百余篇,出版长篇小说《一座营盘》《雄关漫道》等5部。文学作品两获“全国五个一工程”奖、两获“中国图书奖”、两获“中国人民解放军文艺大奖”、三获“全军文艺新作品奖”一等奖。影视作品五获“全国五个一工程”奖、四获中国电视剧“飞天奖”。《一座营盘》入选2015年度中国小说学会年度排行榜、《当代》长篇小说“年度五佳”。现为解放军战略支援部队专业作家。

  内容简介

  长篇小说《浪漫沧桑》以龙城风云变幻为故事核心,讲述了余立贞、杨淑芳等几个女性的革命成长和爱情故事,细腻厚重、深刻丰富地展现了优秀革命志士不屈不挠、不怕牺牲、舍己为国的伟大精神。作品以当代人的眼光重新反思了历史、战争和人性,通过对女性视角的独特抒写,展示了战争的残酷以及人类所蕴含的正义、浪漫、善良与温情。小说语言诗意,故事精密、结构严谨,浓墨重彩着重描写战争中的女性,颠覆了以往所有战争题材小说的女性书写,可谓当代《红岩》、中国版《乱世佳人》。小说为中国作协2016年重点作品扶持项目,为纪念2017年建军90周年、2019年建国70周年而作,是一部战争文学的另类巨著。


[NextPage]

  在线试读

  一九七八年夏末秋初的一天夜里,她做了一个长长的梦,梦见了很多已经死去的人,有父母奶奶,有汪默涵,有罗金堂,有哥哥立文和嫂子蓝惠等人,居然还有龚黑柱,他们一个个栩栩如生,微笑着向她走来……

  这时候她已经查出罹患癌症,自知将不久于人世,便向老杨和李未果提出,能不能带她上到东山顶去看看。她在这山窝窝里待得太久,感到憋屈得慌。

  李未果收到了大学录取通知书,马上要到龙城上大学,他说要带妈妈到龙城去转转看看,杨叔叔也一块去——这些年来,孩子一直叫她“妈妈”,叫老杨“杨叔叔”。

  她没有同意。她是个病人,行动不便,不想再给孩子添麻烦。李未果拗不过她,只好从生产队借了一辆手扶拖拉机,一大早拉着她上山,老杨也跟着去了。

  山上修了简易的盘山公路,手扶拖拉机勉强能开上去。当年打仗时,站在谷底,感觉四面的山好高好高。如今上山,不觉得那么高了,一会儿就到了山顶。

  李未果搀着她下车。在她眼里,孩子越长越像他的母亲蓝惠。她没有见过嫂子蓝惠,只见过她的几张照片,李未果的眉眼、鼻子、下巴,像极了他的亲生母亲。

  这些年,李未果常常让她想起汪默涵。汪就是因为深爱他的母亲蓝惠(汪默涵叫她岚岚)不能自拔,才决绝地与她说再见。她的命运之波澜,一切都是因汪而起;李兰贞这个名字,似乎也与李雅岚有关。

  说到底,是因爱而起。

  人生的磨难与毁灭,往往不是由于恨,而是由于爱,就仿佛汪默涵之于岚岚、申之剑之于贞贞、余立文之于李雅岚、她之于汪先生。爱情就像一把火,可以给人温暖,给人光明,也可以把人烧焦。爱是危险的,尽管如此,还是有那么多的人不顾生死,飞蛾投火一般,把自己置于绝境。爱与恨,有时只在一念间,天堂与地狱,就像左手与右手,每天都不离你左右……

  爱也罢,恨也罢,只要爱过,就知足了。世界需要爱,不需要恨。

  爱情、革命,都是浪漫的事,也蕴含着无尽的沧桑。但这一生,她不后悔。她出来革命,不是为了占有,不是为了争夺,而是为了寻找爱,为了化解恨。这一生,一切经历如梦似幻,得之我幸,失之我命,她不想有任何的抱怨。

  过往的光荣,不会灰飞烟灭。

  她站在山巅,久久地望着东方喷薄而出的太阳出神。起风了,她伸手到怀里,摸出一个十分陈旧的笔记本,打开,从里面捏出一样东西。李未果和老杨都看清了,是一根蓝色的羽毛。

  十八岁那年秋天,她从家里偷跑出来,跟汪先生私奔进山,途中,清晨,也是这样的时刻,山洞门口一棵高大的核桃树上,两只漂亮的鸟儿在嬉戏亲昵。她跑出来欣赏它们。它们受惊飞走时,抖落了这片羽毛,她伸手接住了它。

  许多年过去,她把几乎所有的东西都丢掉了,唯有这根蓝色的羽毛,一直没有丢,夹在汪先生送给她的一个笔记本里。

  阳光明媚,清风浩荡。她像个淘气的孩子那样,微笑着举起那根羽毛,手一松,羽毛飞起来。它飘呀,飘呀,飘呀,一直飘向未知的远方……

  ……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返回阅读频道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