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读书频道 > 正文

美文|遗落在路边的蜂蜜

2016-07-06 09:04:56 来源:长沙晚报 作者:蒋志飞 编辑:王嫣

  蒋志飞

  在遥远的家乡,我看到他人的生活状态,常常想到许多,比如,我能否会帮助他呢?我不企求自己能改变世界多少,只希望自己有这一份心,牵挂着那份善良、纯朴和求助。

  端午节回家,一个养蜂人的故事深深感动着我。

  在通往县城的公路边,看见一个临时工棚,门外竖着一块高高的木排,上面写着“邓定军蜂蜜”。我们停下车,想买点蜂蜜。

  迎接我们的是一个六十开外的老头,他慈祥的笑,让我们感到亲切。一聊才知道,他是我的一个远房亲戚。他就是“邓定军”。母亲曾说,邓定军的家在大山深处,祖祖辈辈靠养蜜蜂过生活。他家的蜜蜂是祖传下来的,不得病,不会死亡,养蜂几百年,蜜蜂窝的木箱子烂了又换,不知换了多少回,但蜜蜂搬进新家继续产蜜,而且数量也越来越庞大。那些小精灵,为了采蜜,满山遍野飞。我们在临时工棚的坪里,看到几十个小木箱子放在地上,上万只小蜜蜂不停飞舞,在它们的蜂窝边来来回回,一刻也不停止。一定是采回来劳动成果,再带着希望出发。

  邓定军老人让我们品尝蜂蜜,他拿来一个纸杯子,从一个大缸里舀出小杯,让我们直接饮用。我通常用蜂蜜兑水喝,这样直接饮用还是第一次。但邓定军老人说,这样饮用效果更好。站在蜂窝边饮用蜂蜜,有种特别的新鲜感、特别鲜甜。那些蜜蜂只顾不停地飞舞,没有顾及我们这些远方的客人来分享它们的劳动成果。这一小杯蜂蜜,不知花费它们多少时间和精力,飞过多少高山大河,采撷多少不同花朵,经过多少道工序酿制而成。

  邓定军老人见我们从大城市里回家,特别高兴,显出亲戚的友情和大方,他拿出几瓶蜂蜜要送给我们。我们要购买,老人一定要让利,比别人便宜许多。而且算账时,也将尾款去掉,少收我们的钱。我知道,蜜蜂采蜜不容易,养蜂人也不容易。南国的桂圆花开了,邓定军老人带着孩子,将几十窝蜜蜂用车运到桂圆产区去采蜜。北国草原的花开了,邓定军老人又开车去北方。每到一个地方,都必须定居一两个月,守在蜂窝房让蜜蜂采更多的蜜,直到花儿谢了,才回来。

  邓定军老人的爱情,就是在北方草原放蜜蜂,偶遇草原姑娘喜结的良缘。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这么遥远的一桩婚姻,简直不敢想象!如今,两夫妻继承祖业,小孩也长大了,全家人都进行这种甜蜜的事业。

  老人家产的蜂蜜,没有包装,用个简单的瓶子一装,看起来很土,可是原汁原味,地道真实。

  “为什么不到大城市设一个销售点呢?”我不假思索地问,“这么地道的蜂蜜,城里人一定喜欢!”

  “呵呵,人手不够,管理这么多蜜蜂需要人,还得有人走南闯北去放蜂!”邓定军老人说。

  我为买到真正的土蜂蜜庆幸,心满意足。

  正准备上车离开,邓定军老人突然拉着我的手,让我为他带些蜂蜜到城里去卖。看见邓定军老人那诚实求助的目光,我只好答应试试。

  第二天,我要回城。我开着小车,在他临时工棚对面的马路边停下来。我犹豫着是不是真的带些蜂蜜进城,帮他销售。邓定军老人早已在路边等候了。过往的车辆,他都要仔细地看。由于昨天走得匆忙,没有留下电话号码,因此,邓定军老人总认为是错过了时间,也错过了机会。

  邓定军老人见我们出现,一脸纯朴地笑了。为了打包好带走的蜂蜜,他昨晚一个人忙到凌晨。他将那些蜂蜜从大缸里舀出来,用小瓶子装好,用一个个大纸箱子包装好。在这个偏僻的山角落,全家人都在外忙放蜂去了,只有他一个人孤独地守候在这里,做着他甜蜜的梦。

  老人要将三个大纸箱子、价值上万元的蜂蜜搬到我的小车上,考虑到我车上装有行李,还要坐人,没法将三个大纸箱子都挤进车,只好遗憾地留下一个大纸箱子。邓定军老人感到特别惋惜,看到留下一个大纸箱子没有装上小车,有些伤悲。

  带着感动,我开车离去。从小车的后视镜看,那包遗落在路边的蜂蜜,离我们越来越远。

  小车途经县城,原来约定好坐我车的朋友,昨晚有事,没打招呼坐高铁走了。早知如此,为什么不将遗落在路边的蜂蜜搬上车呢?我突然觉得自己像是欺骗了邓定军老人一样,心里空空的,满是遗憾。

  真想开车回去,将那包准备好、遗落在路边的蜂蜜装上车,可是,时间和距离不允许我调头回去。

  在长达七个小时的长途驾驶中,我的心一直愧疚,脑海里一直浮现那包遗落在路边的蜂蜜……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