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读书频道 > 正文

梁山好汉也是正常人

2017-09-18 10:30:47 来源:红网综合 作者:向敬之 编辑:王嫣

《宋江是怎样当上老大的》,江苏人民出版社出版

插图

  学者们潜心研究《水浒传》这部奇书,发现了许多的真相。这些是历史吊诡、施氏曲笔造成的,但为后来反省和思考梁山好汉的发迹、成长、嬗蜕与归宿,有了林林总总的猜想与理解。混迹于网络论坛的活跃分子韩立勇,也不例外。他不受已有史观和特殊意识左右,从当下最为敏感的职场来看待宋江们的风雨人生,不乏情趣、幽默和道理地诠释《宋江是怎样当上老大的》点滴,从而散发出引人悦读、耐人寻味也使人称道的阅读魅力。

  宋江原不过是县政府里经办案牍、撰写文书的小人物,确切的说,还够不上品秩。然而在短短的几年,他转身一变,成为了师厅级高干。他的华丽转身,确实花了不少心思,除了从家里拿出不少老本广结良缘,还不时借助公务之便、私交之谊,放走违法犯罪的黑社会分子,甚至犯了命案也不忘用自我流放的方式来抬高身价、四处结交。久而久之,他的啃老出血、善待罪犯和假公济私,为自己塑造了呼保义、忠义黑三郎、及时雨之类的名号。

  韩立勇从职场上位的角度,把宋江演绎成善于打造自我品牌的策划师,挖掘出他一以贯之地行使假忠虚义的手段:欣然为采花贼王英说媒作伐,在率众杀死扈三娘的未婚夫后,再将美女强送给色鬼当老婆;为了得到秦明死心塌地地效忠,在间接害死秦氏发妻后,立马用密友花荣的妹妹为之续弦;利用李逵好赌的性格,要么提供赌资,要么计赚人头,让那个有些聪明的黑厮只能屈从……他赢得了一大批信徒顶礼膜拜、死命随从。当他相中某一将来会对己有益的贤能杀手,不惜操作卑劣的潜规则,将徐宁、卢俊义、关胜等人招至麾下。这些看似大仁大义却隐藏不少污点的义举,使这个美誉在外、忠义满身的家伙,有了让朝廷关注、百姓好评与江湖认同的资本。

  他以宋江的交游录、升职记与收编史为主线,将《水浒传》中的“造反”与“招安”的主题,做了具体的分析。宋江身为官府中的工作人员,知道怎样去营造、维护自己的声誉和威信。他向底层活跃群体汲取社会资源,获取江湖人士的支持和呐喊,奠定了良好的社会定位,即便他杀了人,也可以得到包括县官在内的一干人等积极开脱。在当时暴力集团掌控社会资源的情势下,宋江要想铤而走险地对抗朝廷,或者是打造叫板高层的坚实基础,那他只能形成自己的暴力团队。他是一个极其聪明的小知识分子,懂得怎样去培养亲信力量,慢慢地进入社会资源的重新分配。如此一来,他的亲疏理论,影响到了梁山集团的利益占有制度,表面上的大块吃肉、大块喝酒的热闹气氛下,排座次、分财富即后来的封官领赏,都隐藏了嫡系与旁支存在区别的潜规则。

  这些活跃于丛林世界的所谓英雄,不是大家理解的那样豪气干云。有功夫、有才艺、有技能的专才们,甚至连行鸡鸣狗盗之事的小偷,纷纷慕名愿为宋江披荆斩棘、架桥铺路。宋江积极凝聚自己的势力、党派和团结对象,一旦进入梁山集团高层,就不动声色地把董事长晁盖架空。如要外出攻城略地、抢夺人才、争占地盘,他都义无反顾地挑起执行总经理的重任。如此一来,他让大家有目共睹,是他冲锋陷阵取得了大小功劳,是他第一时间抓住了新人才、新地盘,也在同舟共济时赢得了大家的好感与尊重。他的功高盖主,自然会遭到老大的猜忌,若无段景住虚言献马的炒作和激化,也会有其他事端为晁盖出局制造借口。不然的话,梁山自会起内讧,要么自相残杀,要么公开造反,就不会有宋江等人盘算招安的这半场大戏了。现今的安排,是数百年后的施耐庵无法改变的历史需要,也为他塑造好汉被国有集团收购打下伏笔。

  宋江不但有职场特征,他的权谋,更通用于官场。韩立勇五次三番的提到官场中的游戏规则。比如宋江架空晁盖,可谓一把手成功的经典案例。再如晁盖死前,不忘用杀死史文恭者为梁山泊主的临终遗命,挑战和威胁宋江准老大的意图和行为。但,历史和施氏帮助了宋江,让他艰难地成为了改组后的梁山集团董事局主席。宋江自知资历和能力有限,排资论辈不及林冲、吴用进山早,论武比智胜不了关胜、公孙胜们,按背景身份也不如柴进、卢俊义等显赫殷实。怎么办?经过一番装腔作势的推搡礼让,他危坐上了头把交椅。这还不行,恐有不服火并,不能在成为王伦第二、晁盖第二了。他引进传言中天罡地煞的邪说,制造使人信服的九天玄女神谕,埋了石碣再挖出来,古香古色,兴起了伪造古董的把戏。他按亲疏、按团体地,将大家分封在董事局内外,尽可能地将直系将领弄进权力中枢,制约异己分子。此时起,他积极筹划招安计划,试图用带大家走出丛林社会、获得社会资源的方式,让麾下兄弟、官场中人,不再在侧视、质疑他作为带头大哥的胆略和魄力。

  宋江的村建公司,粗具规模,聚集了各方面的优秀人才,但由于种种原因一直没得到国家权力机关认可和认证。他不敢像同时代的其他人如方腊那般揭竿而起,因为他曾在官场分享过官人的尊荣。他不甘心做一个民营企业的老大,连忙策划几起大型营销活动,貌似抢占粮草、攻略城池,实则告诉当局他已聚众梁山了。最后,他们干脆直接挑战,炫耀无产品展销的皮包公司的无赖和霸蛮。几番较量下来,他们终于被收编为保安公司。宋江虽有不少上位术,但缺乏经营头脑,也不善于开发产品,更不会打造水泊梁山的商业品牌。当然,他可能还念念不忘歌女阎婆惜的香体蛮腰,或眼红赵家官人幽会李师师小姐的云雨之乐。他选择了解散公司,乐意当一个有点小权的军分区司令员。

  但是,女婿受其骚扰而不能升职的蔡太师,胞弟刚刚弄个市长就被其杀死的高太尉,及在其面前损失了不少兵力和颜面的童枢密,自然不会放过这个如今小干部了。他们依计行事,先是分流送的羽翼,再是逐一迫害,提前将好汉们的富贵梦做了彻底的了结。宋江的死,死于他谋略上位的肤浅和幼稚,死于他热衷荣华的苍凉与执著,也没有引发那些曾被拖下水的呼延灼、朱仝们报仇与反抗。应该说,这些人被迫进入梁山团伙,感激宋江的礼遇,但他们忘不了受侮辱的结义和对国家的忠义。不能否认,他一个其貌不扬的县衙小吏之所以能受大众热捧,一个无可奈何的水泊草寇之所以能名见史册,一个花拳绣腿的没落书生之所以能制胜于强敌前……与其不拘小节、放开手脚的事业之心,有着极大的关联。暂且不论他热心被招安计划,出于怎样的想法和目的,最起码他那些特立独行的人生准则:鸿鹄之志、扬名立万、手舞足蹈、身先士卒和巧夺天工,可为今日奋斗在职场上的人们的一个借鉴。韩立勇称这些为做老大必备的杀手锏,有些道理。

  在韩立勇的笔下,禁军教头林冲虽然武功超群,但在泼皮首长高俅面前,一直是屈服萎缩形象,即便妻子遭受无休止的凌辱,也甘受其摆布。潘金莲是一个敢于追求爱情的优秀女子,命运却把她送给一个侏儒,扼杀了她作为一个正常女性需要男性抚爱的权利,她挑逗武松,委身于有些武松模样的西门庆,这是她疯狂爱武松而不得的无奈表现,也是对封建纲常极无人性的无力反抗。而宋江是一个英雄,是梁山兴亡史的见证。他的忠义和奸险,造反和招安,追求和梦想,专注和激进,均可以在当代职场上找到归宿。韩立勇揭示“宋江怎样成为老大”背后的真相,写他具有“杀人狂魔”“在理想和现实中不断突围”的斗气。同时,他也不吝笔墨地写到林冲疯狂复仇而自甘堕落的小气,吴用不甘沉沦而忘义趋利的俗气,武松身陷畸情而屡造血腥的匪气,李逵拘于恩惠而敢当枪使的痞气,柴进胸怀大志而难能伸张的义气,孙新立功不小而遭受排挤的忍气,朱仝遭迫落草而愧对故主的怨气,以及许多拥有抱负、才能的英雄汉不得不被迫屈从的无奈气……有不少人为了集结力量,不惜对无辜的小孩、侍女、老人甚至对方制造血案、冤案。对于这些,韩立勇都有不失情理的批判,试图引人重新触摸那一段朦胧的历史。只是他没有因戏说“水浒”,而过分地压制梁山英雄对社会公义的向往,对压迫剥削的反抗,对道义和国家的忠诚,以及对传统伦理道德疲弱得经受不起现实社会挑战的叙述。

  也许宋江们是分不清爱国和忠君的群氓,无法区别君权和国家的不同,只为了心中那一点仅有的归属感,而扭曲了自己作为正常人对权威与价值、精神与伦理、物质与实力的追求和守护。他们的造反,是一种无奈的活法;他们的招安,也是一种挣扎的活法。许多年来,在很多读者、专家的内心里,梁山好汉是替天行道的象征,是应天命、石碣而生的天罡地煞,是混乱社会儒家意识形态的真实捍卫者,这样的活着,似乎带有一种虚拟的公民社会的奢望。然而,不少人包括韩立勇在内,清醒地认识到他们存在于奴隶时代的挣扎、无奈和痛苦。其实,他们都是普普通通的、有血肉生死、有情感好恶的人,有各种各样的懵懂的理想和期待,期待着欢欣、恋爱、欲望和选择,否则又怎能让作者有机会探索到“宋江是怎样当上老大的”艰辛和遗憾,曲折和暂短?其中,现代人的视角,生活化的语言,思想者的犀利,将古典名著深处的隐秘,带到当下职场生活中来,给予一定的现场感、精彩度与残酷性,潜在地表现了韩立勇深刻而独特地解构史实的思考和立场。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