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读书频道 > 正文

美文|梅花开在古城墙

2018-03-29 11:20:20 来源:北京日报 作者:周玉娴 编辑:李子璇

  周玉娴

  你感受到春天了么?它在一场春雪后,悄悄来了。

  早晨,朝阳渲染的北京天空里,久违的青云出现了。天,不再是冬日的那种寒澈高远、一览无余。因为一场薄薄的春雪,空气里有了水的气韵,春风的喘息,也有了花的讯息。北京二环东南角那一段明城墙,在昼夜转换四季轮回间,再次接收到季节的秘密资讯,然后它将春的密码传递给身旁的植物。与从树根接收到的信息相同,梅树、玉兰自信地撑出了花骨朵,柳树变魔术似地换了衣服的颜色,国槐也在风中抖着枝条跃跃欲试。城墙根的几株古树却还是不动声色,静静守在斑驳的城墙下,犹如苍龙出海一般,或欹或直,或蹲或靠,将如戟似铁的枝干伸向天空,化为国画里的枯枝,只是这枯枝因了春风该用青墨湿笔写就。

  正午,阳光最充足的时候,城墙下聚集了好些人。有附近写字楼的职员,午饭后顺着城墙根的蜿蜒小道健身漫步;有专门从四城赶来拍古墙花事的摄影爱好者,还有一些偶然路过却被吸引来不想离开的游人。这都市里难得的春景,激起了人们快乐的遐想。

  消食散步的人,即使天天见到此树,还是会惊讶花朵开放的速度。同一株梅树,一天一个样。头一天还是满头的紫红的馨白的绯粉的花苞,第二天树梢的几朵就先声夺人,迫不及待地在正午阳光中开了;第三天,第四天,它渐渐地将花伞慢慢打开。专程来拍花的人看上去都比较专业,和匆匆路过掏出手机随手一拍的人不同,他们通常是银发族,相约而来,呼朋唤友。他们背着背包,挎着单反相机,有的还装备着长焦镜头,甚至带着反光板和遮光板。他们将镜头对着一朵花,左右上下变换角度,能拍上好半天。最有趣的是游人,遇到城墙边的热闹花事,匆匆奔来,顺着赏花小道,一路走一路念念有词,认着树下的铭牌,读着石碑上城墙的介绍,时而频频点头,时而惊喜称叹,仿佛在路上意外捡到了一段美丽的风景。

  每一年,春天都会来,每一年,花儿都会开,每一年,城墙都还会矗立在那里,可是,每一次见到这柔软芳菲的花儿,人们心底就会升起莫大的愉悦。四季轮回,回环往复,初生和初始,总是令人希望满怀。古城梅花,就是春天开始的信息。

  北京春光不长,花儿是知道的。自从城墙修复后,明城墙遗址公园里就移植了千株梅树。沿着城墙,自西向东穿插点缀其间。

  西起,先是几枝粉梅先声夺人,在路口展开粉嫩衣裙临风招摇。接着,沿着蜿蜒小路,深入公园,树冠各异、花形多样的梅树令人应接不暇。随手一拍就是美景,这梅花有近600年城墙的灰度做背景,怎么拍,怎么好看。单拍一枝一朵,不用虚化背景,青灰的城墙砖就是最好的底色。如果要拍一树一片,城墙是你镜头里最好的延伸线。城墙早已经不是当年威武俊挺的模样。西边的一段还算完整,中间一段断壁残垣青砖剥落,像是破棉袄里露出了棉花,灰白破落得不成样子。据说这是为了保护原貌才特地不修得太完整。作为新鲜花朵的陪衬,这份沧桑感不是摄影棚里假山假景所能替代得了的。

  城墙中间一段,梅树品种最为丰富。仅仅从梅树的形态上,直枝梅树树干舒朗挺拔,龙游类梅树枝条如一团丝麻盘在主干上,垂枝梅树最美,形似一捧梅花花束。樱李梅颜色最靓,粉粉的,轻俏得像个甜美的少女。杏梅则大气热烈、花开如云。城墙中段那几株高大的杏梅,一树雪白,张开巨大的花冠,树梢几与城墙一般高。走到树下,粉白的花枝亮度极高,在春光中晃得人睁不开眼。每年,这几株杏梅的花影都会在镜头里出足了风头,从镜头飞到网上到处流传。站在树下,风过吹落花瓣如雨,树下枯草地上花瓣厚铺几能成席。

  城墙东边一段恢复得最好,依然古旧的样子,依稀壮年时耸立京城东南睥睨苍生的样子。角楼修得尤其好,楼下有“北京城东南角楼”的石碑。如今,城墙内外的高楼比比皆是,城墙如一老者,在自家领地里守着祖宅安享晚年。看过繁花似锦、盛世骄阳,看过剑拔弩张、战火烽烟,也曾被肢解得七零八落,又被修补好成了今天的模样。城墙经历的过往都写在了身上。公园东边的植物相对茂密,梅树成了陪衬。每年,这里有梅花文化节,各种人工造景也来赶热闹。城墙附近的崇文门,明清时期就是舟车客商往来的枢纽之地,商贩游走,车水马龙。再沧桑厚重的历史都是过往,只有生生不息的生命在吐故纳新,在一个个春天里带给城墙新的希望。

  春雪后,空气里还未有温暖,冷风拂面,人们还需围巾绕颈,尚未能敞开大衣襟。幸好有报春的梅花,在早春不惧风寒,做春的使者,成为古城墙边美丽的使者。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