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读书频道 > 正文

美文|记我父亲

2018-05-08 09:42:17 来源:文汇网 作者:任溶溶 编辑:周静

  看我父亲的一生,可以看到解放前那一代商人的经历。

  我父亲本是个农民孩子,他的父亲在柳州当账房先生,可我父亲刚出生就丧父,是他母亲即我祖母把他拉扯大的。我家乡不少人到日本谋生,把我父亲也带去了。可惜我父亲水土不服,乡人说与其死在异乡,还不如回老家。他只好回国。途经上海,同乡好心,说你回乡也难生活,就在上海谋生吧。他被收进印字馆,即印刷所。我父亲发愤用功,他会日语,又学英语,深得老板喜欢,让他当跑街。我父亲福至心灵,跟外国人交道打得很好。我父亲在外国人的赞助下,自己开木器店,供应外国邮轮家具,很赚钱,于是他又自己开了一家印字馆。正逢第一次世界大战,上海与国外交通不畅,洋纸价格暴涨,我父亲就将印刷所那些纸张开纸行,他开的华兴纸行一直营业到解放。

  我父亲在上海认识的广东商人多,在他们当中很吃得开。他与先施公司老板是好朋友,共同发起成立先施人寿保险公司(包括香港的一家),又与友人发起开设丽华公司。我1938年从广州来上海,父亲太开心了,马上带我到丽华公司做了两套西装。这件事遭到我母亲批评和笑话,说我正在发育,这两套西装能穿几天。一点不错,这两套西装只有一套我穿过一次,是为了到大光明电影院看电影。

  我父亲和外国人来往多,他爱吃西菜。我和他两个人曾长期一起生活,他带我出去吃饭多是吃西菜。只有和他的朋友一起才去大三元等酒家吃粤菜。不过他也爱上五芳斋吃客饭。他说粤菜炒虾仁不过关,远不及本帮菜的炒虾仁。

  过去我住在四川路北京路口的腾凤里,附近西菜馆多,腾凤里对面的青年会楼下就是西菜馆。四川路香港路口西侨青年会又有一家西菜馆,而且比较高级。四川路南京路口有德大西菜馆,还有吉美饭店,马尔斯饭店(后改名东海饭店),都卖西菜。我父亲教我吃西菜。可是老实说,我情愿吃广东菜,西菜没几种花样,还要动刀动叉,麻烦得很。可是我父亲喜欢。一直到晚年,他住在我这里泰兴路的家,还爱到南京西路陕西路附近的来喜西菜馆吃咖啡吃西菜,还带我的儿子去吃。

  正是由于他到过日本,就爱吃镬仔牛肉。据说这是日本菜。我母亲经常安排弄镬仔牛肉给他吃,我也有得吃。所谓镬仔牛肉,其实就是打边炉,涮牛肉。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吃镬仔牛肉,真是热闹。当然,滚水里还放鱼滑、粉丝等,很好吃。

  因为我父亲爱吃西菜,我母亲也会烧点西菜,如牛扒,煎鱼等。我母亲服侍我父亲实在周到,不会烧的菜她会请人教。我母亲是位好太太,一直细心服侍我父亲直到他去世。我父亲活到九十岁。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