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公寓》:一场演变成噩梦的浪漫之旅

来源:红网综合 作者: 编辑:王嫣 2017-10-09 11:09:59
时刻新闻
—分享—

  基本信息

  书名:《公寓》

  作者:S.L.格雷

  出版社:湖南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7年10月

  定价:38.00

  作者简介

  S.L.格雷是莎拉·洛茨和路易斯·格林伯格合用的笔名。莎拉·洛茨是曾获得英伦奇幻奖新人奖的作家和编剧,还是铁杆的僵尸迷。路易斯·格林伯格是一位作家兼编辑,现生活在南非。

  内容简介

  离异的落魄教授马克遇到了比他年轻二十三岁的女学生斯蒂芬,三个月后女孩意外怀孕,三年后他们的婚姻生活已经是一地鸡毛。一天晚上,劫匪闯入了他们家。虽然家人毫发无伤,但马克那晚的懦弱表现,以及抢劫留给全家的心理阴影,让家里的气氛变得很压抑。

  马克的一位老友建议他们出国度假。由于支付不起昂贵的住宿费用,他们通过换屋网站找到了巴黎市中心的一间公寓。到了巴黎,他们发现,那栋公寓楼已荒废多年,楼里除了他们,只剩顶楼一个疯疯癫癫的女画家。诡异的事情接二连三地发生,当完美的假期化为噩梦,夫妻之间的黑暗秘密也开始浮现……


[NextPage]

  在线试读

  就在我摇摇晃晃到厨房准备再来一瓶的时候,我意识到自己有些醉了。双腿发软不听使唤,身体开始发热,意识渐渐模糊——我正处在绝妙的微醺状态。卡拉爆发出她那标志性的大笑,那巫婆般声嘶力竭的笑声足以把鬼魂吓到墙角。在卡拉的狂笑声中,我听到斯蒂芬也在屋子的某个地方轻柔地、迟疑地笑着。那件事发生后,我已经有好几个星期没有听到她笑了。

  窄窄的食品柜下方有一块干掉的污渍,我努力视而不见,抓起一袋薯片,转身回到厨房。卡拉的男朋友今晚带了一瓶昂贵的红酒。他把酒塞到我手里时说,他觉得我们应该把这瓶酒留到某个更有意义的日子再喝。不过我觉得现在喝掉它正好。我打开薯片,抓了一把塞进嘴里,然后伸手去够堆满了东西的操作台上的酒瓶。就在这时,后院的新感应灯突然亮了,我抬头望去,手一滑,酒瓶倒了,掉进一堆脏兮兮的玻璃杯中间,使得放在玻璃杯上面脏盘子里的刀叉噼里啪啦地滑落下来。

  那一瞬间非常吵。随着响声逐渐平息,我身边满是玻璃碎片和凌乱的刀叉。可我还是无法将目光从窗边移开,凝视那灯光仿佛能驱走我心中的怪兽。

  直到灯光熄灭,我都没发现什么异常。我静静地待了好一会儿才听到身后有人打开了厨房的门。

  “马克?”斯蒂芬唤着,“亲爱的,你没事吧?”

  我回过神来:“哦,没事。我就是……把东西打碎了。”

  斯蒂芬光着脚,穿过地板上的一片狼藉走向我。

  “别过来了。”我说,“会扎到脚的。”

  她没听我的,踮着脚来到我身边,望向窗外漆黑一片的院子,柔声问道:“你看到什么了吗?外面有人吗?”

  “估计是只猫。”

  她抓着我的胳膊问:“你确定你没事吗?”

  “没事!”我说,同时对自己的反应感到尴尬。于是我拿起那瓶红酒,拉着斯蒂芬绕过玻璃碎片,准备回到餐厅去,好像她需要我领着一样。但事实上,此刻,走在坚强有力的年轻女人旁边,我感到脆弱和茫然。“我们就趁还能喝酒的时候赶紧把它喝掉吧。”

  斯蒂芬看了我一眼,说:“这话听着好不吉利呀。”

  “我的意思是趁我们还能享受它。”

  “我建议你现在还是别喝,”卡拉新交的“朋友”(名字我已经记不住了)把手机插在底座音箱上,选了首轻柔的、玩世不恭的歌,“因为你会怀念酒里那著名的巧克力味道的。”

  “你说著名的吗?”卡拉巧妙地假装没听到厨房的动静,“你是想说声名狼藉吧?那瓶杜维尔芳婷是赶时髦的门外汉才会买的山寨货!不好意思,达蒙宝贝。”

  “没关系,亲爱的卡拉。”

  我坐下来,看着达蒙侧身坐回餐桌边,好奇他和卡拉之间有着怎样的故事。他知道他是卡拉交往过的一群小白脸中最新的一个吗?她到底看上他哪一点了?而他和她在一起又想得到什么呢?

  他至少比她小二十五岁,想到这儿,我不禁直起身子,想起斯蒂芬也比我小二十三岁。而平时的我竟然不记得这一点。我不觉得我已经四十七岁了,没有意识到自己已步入中年。我无法想象她眼中的我是什么样的:一个身材臃肿、皮肤松弛、可悲、颓废、失败、穷途末路、举止还有些怪异的恋物癖。

  斯蒂芬就站在我身后,双手摩挲着我的肩膀,靠向我。她的长发拂过我的脸庞,一股草本洗发水的清香和晚饭的香料味道从她的发丝间传来,把我从刚刚的一系列自我怀疑中拯救出来。

  “我想上楼去看看海登。”她说。

  “她一定没事,监听器就在这儿,要是有什么事我们肯定会知道的。”

  “我只是去看看。”

  “好吧,辛苦了!”

  “如果连卡拉的笑声都没把她吵醒,那就没什么能吵醒她了。”达蒙看着斯蒂芬的背影插嘴道,就像他见过我们的女儿,很了解她似的。卡拉笑着翻了个白眼,我不明白她在笑什么。

  我喝了一大口酒,发现根本没有一点巧克力味。我沉浸在歌手懒洋洋的声音中,回味着轻柔的节拍。

  “你还好吧?”卡拉问我,“真的没事?”

  我耸耸肩,叹了口气,看了一眼达蒙。

  “放轻松,我懂,”他说,“我替你难过,我哥哥也经历过同样的事情。”

  斯蒂芬回来了,从她看我的眼神中我知道海登很好。她正准备在餐桌旁坐下,卡拉说:“闭嘴吧,达蒙。”

  但是达蒙却继续絮絮叨叨:“我跟你说,这个国家简直糟糕透了。你知道,在其他地方情况完全不同。人们想偷东西,但并不想折磨别人,而且——”

  “听着,”我说,“我不想提这件事。”

  “卡拉,其实你没有必要因为我让达蒙住嘴的,”斯蒂芬插嘴道,“我又不是小孩了。”

  “的确,”我对卡拉说,“事实上,斯蒂芬处理得很好。”在餐桌下面,我把手放在斯蒂芬的大腿上,她紧握住我的手。我不想承认她处理得比我好。

  “呃,对不起啦!”达蒙气呼呼地说,“反正不关我的事。”

  “不要紧。只是,你知道的……”

  “我只是想说,我理解你们的感受,”达蒙说,“这种糟糕的事情很多人都经历过,这是正常的。”

  “是的。确实是这样。”

  “好啦,达蒙,亲爱的,能不能在我朋友说话的时候把你那同情心泛滥的大嘴闭一会儿。”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返回阅读频道首页